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 失足少女──月薇的故事

失足少女──月薇的故事



 


「我不要回家,不要告诉我爸爸好不好?」小女孩用害怕的眼神对着我说,我们分
局裏常常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次临检就带回几个小女孩来,我真的不知道那些男人想些
什幺?为什幺要玩小女生?

「不能这样啊!警察阿姨也不想这幺做呀!」我望着她落泪的双眼替她难过,但是
公务总是要办的,我也只好故作冷淡的问供︰「妳叫什幺名字?」

「我…叫…刘…月薇…。」

「今年几岁?」

「十…五…。」

「妳不像是十五岁的样子,妳要说实话,不然是犯法的。」

「我…今年…十…三岁…。」

『天哪!我没听错吧?』我心裏想︰『那幺小的女孩就从事脱衣陪酒的行业。』

「家住那裏?」

「我告诉妳,妳们可不可以不要送我回家?」

「为什幺不要送妳回家?」

「因为我不敢回家。」

「为什幺不敢回家?妳父母一定会原谅妳的。」

「不是这样…。」

「那妳为什幺不敢回家?」

「我…好害…怕。」

「有什幺事告诉警察阿姨,阿姨会帮妳。」

「在家裏,爸爸都…不给…我穿衣服…,」她哭泣着说︰「而且,他每天都喝很多
酒,喝醉了就要我…跟他…。」她停下来不再继续说。

「喝醉了就要妳跟他做什幺?」我开始觉得有问题,她的家庭状况好像很複杂。

「他要我跟他一起洗澡,还要我…吃他的…鸡鸡…,然后…要我…给…他插…我…
的小穴…。」说到这裏又是一阵哭泣,让人看了不由得心疼。

「好了,别哭了,警察阿姨帮妳解决妳的问题。」我安慰着她说︰「这种事有多久
了?妳把详细的情形告诉警察阿姨。」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妈妈因为车祸死了,爸爸就开始每天喝酒,有时候,他告诉
我妈妈不在了,要我跟他相依为命,要我代替妈妈作家事,他也会代替妈妈照顾我,
我当时相信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我虽然没有了妈妈,仍然很幸福。」

「可是,在我十二岁生日那天,他告诉我,女孩子会开始长大,为了怕我比别人慢
,他要每天帮我洗澡,检查看看我有没有长大,后来他又说每天只检查一下子不太够
,要我乾脆放学回家就不要穿衣服算了。」

「有一天晚上,他把我叫进房间,说要多教我一些女孩子该知道的事情,然后就放
录影带给我看,那部片子裏头有三个女生和两个大人,他们都没穿衣服,他要我先看
一下就走出房间,过一会儿爸爸竟然也没穿衣服走进来,他坐到床上要我走过去让他
抱着我一起看录影带,」她停下一会儿说︰「后来,爸爸…要我学电视…裏的女生,
吃…他的鸡…鸡…。」

听到这裏,我觉得下身裏有一阵灼热的感觉。

『天啊!我竟然湿了?我怎幺会…?』不相信自己会这样,可是笔录还没记完,只
好忍耐着那股冲动说︰「后来呢?」

「不久之后,爸爸…的鸡…鸡…就…变…得好大…又好…硬哦…!然后他…叫我躺
平,张开双腿让他检查我的小穴,然后我觉得他好像在舔我的小穴,全身都热起来了
,后来我觉得我的小穴好痛,才发现…爸爸他…的鸡…鸡…已经…插进…我的小穴…
裏面了,我忍不住地喊痛,爸爸却说︰『忍耐一下,等一下就不痛了,妳的小穴长得
太慢了,要用爸爸的鸡鸡来插一插,妳的小穴才会长得快一点。』」

「果然像爸爸说的,小穴被插了一会儿就不痛了,什幺感觉也没有,从此他几乎每
天都要插我的小穴,次数一天比一天多,后来一天就插我十五次,小穴每天都烫烫的
,我受不了就离家出走。」

「那妳为什幺要做脱衣陪酒的工作呢?」

「我离家以后几天,身上的钱都用完了,于是我去找我表哥,他问我︰『妳怎幺会
离家出走呢?』表哥很疼我,于是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他听了之后问我︰『要不
要赚钱?』我说︰『要!』,他就说︰『那妳吃我的鸡鸡,一次给妳五十块钱,小穴
给我插,一次给妳一百块钱。』我需要用钱就答应他了。」

「大约过了两天之后,表哥带了三个他的同学回家,对我说︰『妳想多赚一点钱吗
?如果要,就快点吃我同学的鸡鸡,待会儿再让我同学插小穴吧!』我答应他了。」

「到了晚上表哥说︰『我帮妳介绍赚钱的机会,妳要怎幺报答我呢?』我说我不知
道,表哥就说︰『其实很简单,只要每天吃我的鸡鸡五次,再让我免费插三次就好了
。』我想︰『加上表哥插三次,一天也才六次。』就说︰『好!』」

「没想到,第二天表哥又带了七个同学回家,同样是要插我的小穴,往后的一星期
裏,我的小穴就几乎被他所有的同学插过了,就这样我赚了四千块,后来表哥又说︰
『妳这样每天被我那些同学插,累不累?』我点点头,表哥接着说︰『我知道一个地
方,可以让妳赚更多钱,妳要去吗?』我问表哥是什幺工作?表哥说︰『跟妳现在一
样,只是被大人插比较有钱赚,而且吃鸡鸡也同样有钱拿。』」

「后来我才知道,表哥竟然把我用五万块卖给酒店,没多久之后就被你们捉了。」

『啊!这小女孩竟然已经阅人无数了。』一方面我很同情她,一方面我想逮捕她那
个丧尽天良的父亲和那个小淫虫表哥,于是我把笔录呈报给组长。

组长要我们儘速完成任务,并且将这小女孩安顿好。

当天晚上我将她先带回家裏,要她睡客房。

※※※※※ ※※※※※ ※※※※※ ※※※※※

半夜裏,我听到客厅裏有声音,赶紧起床看看,谁知道我才走出卧房就被敲晕了。

当我醒过来时,只觉得我的头痛得像要裂开一般,矇眬中看到眼前有个人影,我想
躲开才发觉我竟然一丝不挂地被绑在沙发椅上,我的小穴也因为双腿被撑开来,无所
遁形地呈现在这个人眼裏。

我想叫却无能为力,因为我的嘴巴被胶布贴住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那个人向我走
来。

『天哪!』我赫然发现他竟然也是身无寸缕,『怎幺会有那幺大的鸡鸡呀?』

他对着我说︰「女警察也有这幺淫蕩的小穴吗?」

「今晚就用我的大鸡鸡来满足妳,让妳知道什幺叫人间美味。」说完便蹲了下来,
用他的舌头轻轻地滑过我敏感的小穴。

「小薇,妳过来吃爸爸的鸡鸡。」

『小薇?刘月薇?』我才看到她也早就没穿衣服了,她一过来就很专业般的舔弄着
他爸爸那只巨无霸型的鸡鸡,一会儿的工夫那只鸡鸡又长大了。

「警察小姐,妳的小穴好像还没被鸡鸡插过哦!只要给我这样大的鸡鸡插个几次,
保证妳会天天想要插小穴,每天都不想穿衣服,哈…哈…哈…!」

『啊…!』一阵热气从远处传来,我感觉到他的鸡鸡接近过来,在小穴口磨来磨去
,小穴竟然又湿了。

「果然是淫乱的小穴,这样插起来一定很舒服…。」

※※※※※ ※※※※※ ※※※※※ ※※※※※

忽然间我起身一看,原来只是一场恶梦,我竟然滚到床底下去了,因为不放心刘月
薇,我来到客房外面,却听到客房裏面传出『嗯…!嗯…嗯…!』的声音。

职责加上好奇促使我打开客房的门,我看到刘月薇没穿衣服睡觉,双腿张得开开地
,还没长毛的粉红色小穴周围泛着光芒,『好年轻的小穴,我真想摸摸看。』想着想
着我的手竟然摸了上去,她的小穴周围有点黏黏的东西,『那幺小就会湿吗?』我用
舌头去舔了一下,果然和我自己的淫水一样鹹鹹酸酸的。

「阿姨!妳在干什幺?」刘月薇被我舔得醒来问。

「妳醒来了啊?阿姨房间裏的冷气坏掉了,阿姨觉得好热,所以来妳这间吹冷气呀
!」我紧张地回答她的问题,就怕她发现我做的事。

「那妳的舌头刚刚怎幺在人家的小穴那裏呢?」

「啊…!这个嘛…!」我都不知道我到底该说什幺了?就问︰「妳跟那幺多男生玩
过妳的小穴,感觉怎样?」

「人家觉得好像越玩越想,每天都想要给鸡鸡插。」

「那妳喜欢怎样的鸡鸡?」

「大的、长的、硬的,只要是鸡鸡我都喜欢。」

「真的吗?」我边摸她边问︰「那现在呢?想不想玩小穴呀?」

「想啊!我好想要插小穴啊!」

「可是阿姨没有鸡鸡呀!要怎幺插啊?」

「阿姨,妳可以用手指呀!」

「好啊!我就用手指头,插妳的小穴。」

于是我将我的食指慢慢地插入她的小穴中,『天啊!这裏面竟然湿成这样。』我十
分惊讶这小女孩竟然如此淫蕩︰『也许是因为教育的差异吧!真羡慕她能不受道德的
约束。』

「哇!妳怎幺那幺湿漉漉的呢?」

「哎呀!阿姨最坏了,怎幺取笑人家吗?」

「没有啊!阿姨没有取笑妳啊!」

「可是…。」

「妳不想要玩吗?」

「想啊…!」

「好!阿姨现在就开始插妳的小穴。」我说完便用中指插入她的小穴,因为裏面湿
淋淋的关係,一下子就滑到尽头,我开始抽插的动作。

「啊…!嗯…啊…!啊…!阿姨…,妳的…手指…好…会插…哦…!插得…人家…
好…舒服…啊…!」

『这个小女孩可真是淫蕩呀!彷彿天生的妓女一般那幺欠人插,将来不知道有多少
鸡鸡要死在这裏面?』我心裏想着。

「阿姨…,妳…能不…能…插快…一点…。」

「好啊!」说着我便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看着她那幺淫蕩的脸蛋,我不禁浪了起
来,伸手到三角裤裏一摸,才发现我的小穴竟已经湿成一片了,于是我脱下三角裤对
刘月薇说︰「小薇…,换妳…帮阿姨…舔一舔…小穴…,好吗…?」

「好啊!」刘月薇说完,便朝着我的小穴伸出舌头舔了起来,一阵又一阵的热流从
小穴口传来,令我觉得通体舒畅。

「阿姨,妳的小穴好多水哦!是不是想要插了啊?」

「是啊…!阿姨的…小穴…想…要…小微的…手…指头…用力地…插…进来…。」

「阿姨,可是我不知道妳有多想要啊?」刘月薇停下来说。

听到这句话,我发觉刘月薇真了解挑逗的手法,小穴裏已经热得发烫了,我也就顾
不得颜面说出︰「阿姨…的…小穴…裏头…好…烫啊…!好想…要…妳的…手…指头
…放…在…裏面…用力地…插呀…!快点…给…阿姨…用力…插…进去…,好吗…?」

「那阿姨妳要说︰『求求妳,给我最会插的大鸡鸡,插烂我这个最淫蕩、最下贱的
小烂穴。』」

「求…求妳…,给…我…最会…插…的…大…鸡鸡…,插烂…我…这个…最…淫蕩
…、最…下贱的…小…烂穴。」

刘月为总算把手指头插了进来,小穴裏充实多了。

※※※※※ ※※※※※ ※※※※※ ※※※※※

后来,我们终于将刘月微的爸爸、表哥移送法办,刘月薇因为没有人照顾,便搬来
和我一起住,这可说是最好的结局了(对我来说,小穴总算不会无聊了)。